来自 科技 2019-03-08 22:40 的文章

有很多问题很尖锐

然而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,几位伙伴都提到感受到了马化腾的压力。

“战将”汤道生准备好了吗?

那天的演讲中,马化腾明确说,“互联网 基础设施的第一要素,就是云”。

“好,你们说的,这都是你们说的,你们支持的。”刘炽平笑了。刘炽平在公司有着“超人”的名声,脸上总挂着一种亲和的微笑。在这家以务实平淡文化著称的公司里,他通常是最有激情,最带动氛围的那个人。

很少有人见到马化腾沉浸自我的时刻。那是一次有点儿魔力的午餐。汤道生自始至终没有提他的演习。他只是听着,听着,甚至有点儿开心——朋友式的。而马化腾饭也顾不上吃,“就不停地跟你讲,应该怎么做,应该和哪些部门合力……”汤道生说,那个画面也给了他信心:“他真对那件事是很在意的”。

马化腾在香港会议上问“云是不是腾讯一定要做的”,问归问,但是他心中早有答案。如果过去还要犹豫争吵,现在则是十几位总办成员都达成高度共识:互联网已经进入TO B 下半场,云是最重要的战略工具。

2016年腾讯云峰会,马化腾出现在会场,给云站台——他的鲜明风格之一就是不给腾讯任何产品站台——一个例行邀请,“竟然来了”,汤道生回忆,云团队像过节一样开心,“关键他不仅仅是给云的团队看,他出来是给整个行业看”。

最后那半小时,人走光了,汤道生留下来问杨国安,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安排。

 答案是不到十人。

巨头公司一旦变革总是需要大决心、伴随大风险,好比疾驰中的重卡换引擎,换的过程还不许减速。在腾讯20年的历史上,总共只进行过两次组织架构调整,上一次还是在3Q大战之后,以一系列自省动作及一场架构调整,将自己推上了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之巅。

腾讯变革硝烟起

有很多问题很尖锐

  腾讯总办成员在组织架构调整后的合影

采访中,在腾讯超过十年的员工几乎都主动提起了3Q大战。也许是因为,人们再一次被巨大的着了火的东西砸中了。有一位腾讯高管说,他看着马化腾这一年,虽然“没有特别的语言”,但顶着这么多事,这么大的压力,“还依然在水里”。

尺度前所未有。午餐被拖到3点,晚餐则是9点。那种感染力是真实可触的,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,有些内核的东西从此刻起不同以往了。“所有这些事儿汇集到一起,你会觉得历史时期变了。”一位腾讯高管说,“就是要变革的时间点到了。”

为适应产业互联网发展需要,腾讯内部就像一场战争,“硝烟”弥漫了整个体系。2018年9月,腾讯宣布调整内部架构,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。“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,我们将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。”马化腾说。

他从来不是一个自负的管理者。不是那种疯子式的天才——他不赞成甚至明确地反感“传奇叙事”,尽量回避接受采访,能做事就不想说话,公司文化也是“反drama”的。采访中,人们谈起腾讯风格和这位创始人性格时经常使用同一个词:淡淡的。

有很多问题很尖锐

“腾讯”大变局。全国人大代表、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两会上建议“加快发展产业互联网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”,揭开了“腾讯”变革的未来方向------未来20年拥抱产业互联网。

但地面战场形势险峻,将各分散的“陆战队”和云合并,齐心作战,已是必选之举。

他感慨道,“大家一起打江山的时候,凝聚力相当强的。到后面好像大局已定,江山已稳了,反而凝聚力是有所下降的。”他的结论是,公司管理需要升级、团队心态需要提升。

架构调整的想法他已经酝酿了一年,“是时候了。”他说。

有很多问题很尖锐

“不断加服务器,一个月内要加4000台”,汤道生回忆时,脸上有种程序员们能心领神会的快乐。他是QQ前掌门人、现在的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掌舵人。

从开放平台到孵化出一个公有云原型花了快十年。王慧星2014年底加入云时,部门只有300多人——之后四年里这个数字增长了10倍——加入不久,亚马逊公司的云AWS正式发财报宣布盈利,净利率达到20%,“Pony会发现,这个东西原来还是挺有前景,规模很大。”

只是还有一个问题要想清楚,腾讯人能否适应新战场?

腾讯公司从几百K文件大小的OICQ产品起步,成长为市值几万亿元的大型企业。“腾讯”就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一个样本,但是2018年腾讯出现的危机,让马化腾和整个团队反思过去又重塑未来,他们在内部被称为一场“战争”,这场战争的胜利成果被即定为“产业互联网”的未来。

  马化腾在接受记者采访

这一切都在说,马化腾已经准备好了,以改革的方式带领伙伴们去新的战场。他希望汤道生也准备好了。

马化腾“电话、短信、微信,任何界面,全部及时回复”, 总办成员都很困惑,他通常在夜里12点后下班,但员工经常在夜里两三点收到他的邮件;每周末他都去爬山,出差就在城市周边爬。“一看他朋友圈两万多步数,就知道肯定又去爬山了。”

作为腾讯史上最重要的战略之一,云的故事最初也是一个宅男/程序员故事:一款偷菜小游戏的副产品。2009年夏天,全年龄段QQ用户几乎都在“农场”里疯狂“偷菜”。

像不少接近马化腾的高管所认为的,马化腾是特别灵敏的人,照顾他人感受几乎是他的本能。